纽约大都会展惠滕雕塑:就这样被神秘与图腾所吸引

 1  美国非裔艺术家惠滕的名字直到这几年来才逐渐进入大众视野。2016年,他获得了美国国家艺术奖章(National Medal of Arts),奖项由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发。次年,他即辞世了。 

  最近,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奥德赛:杰克·惠滕雕塑展,1963-2017”(Odyssey: Jack Whitten Sculpture, 1963-2017)展示了杰克·惠滕(Jack Whitten)基于非洲、古地中海和美国南部创作的雕塑,这是一场华丽而有趣的展览。可惜,他永远无法出席最后这一场生前即开始策划的展览了。

  作为非裔美国人,惠滕1939年出生在实行种族隔离的阿拉巴马州贝瑟默市,他说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想画画。他的父亲是一名矿工。父亲早逝后,母亲靠做缝纫工将他和兄弟姐妹养大。在上大学时,他参与了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1960年,在厌倦了美国南方的种族歧视后,惠滕坐汽车来到纽约,并开始在库珀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学习,此时,纽约的抽象表现主义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惠滕也开始了抽象艺术的创作。在校时,他受德·库宁和诺曼·刘易斯(Norman Lewis)的影响最深。1968年在曼哈顿的艾伦·斯通画廊(Allan Stone Gallery)举办了他的首次个展。不久,他成为了一代庞大的抽象画家中的一员——有Al Loving, Elizabeth Murray, Alan Shields, Brice Marden, Mary Heilmann和Howardena Pindell。

2

  惠滕有着神秘的艺术生活:远离纽约艺术界的压力,他并不把制作雕塑作为副业,而是作为他工作中的重要部分。作为一名雕塑家,他的许多作品都植根于非洲的部落以及功能性物品中。他说他的雕塑作品对他的绘画影响最大。

3   20世纪60年代,他在纽约北部制作雕塑,其中包括两个带有鞋油釉的坚固的头部雕塑,其灵感来自非裔美国人的脸型水壶——很像旧约里的先知。1969年后,他把自己的艺术活动转移到一海之隔的希腊克里特岛上的一个叫作Agia Galini的小村庄。在上述这两个地方,他都可以轻易找到他需要的主要材料——木头,可以单独使用,或者和大理石、石头结合在一起使用,还发现了一些材料,包括金属碎片、钓鱼线、鱼和动物的骨头,后来还发现了电子碎片。 

  惠滕去世前的一年左右,他78岁,在这年的一月份,他决定公开他的雕塑,同意让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他的作品,展览是由批评家、独立策展人Katy Siegel以及大都会博物馆的战后和当代艺术策展人Kelly Baum两人组织的。他们一共推出40件惠滕的雕塑作品,几乎全是他的三维作品。其中包括他在过去40年创作的18幅画作,包括著名的“黑色巨石”系列作品——是他首次与几位重要的非裔美国人联手创作的11幅作品。它们闪闪发光的马赛克状表面是由数百块小“瓦片”制成的,这些“瓦片”是用干丙烯酸颜料制成的,这种工艺与他的一些雕塑作品直接相关。展览中视觉冲击大的作品还有一个古老的米诺斯章鱼花瓶和在克里特岛出土的迈锡尼小雕像,以及八个来自非洲各民族的雕塑和面具。

4 5

  这些非洲文物涵盖广泛,从精雕细琢的约鲁巴双生人物像的抛光木雕,到粗糙的刚果人Nkisi(或男性权力人物),上面布满了钉子、刀片和其他锋利的物品。惠滕对这些对立的美学方法做了很多贡献,他常常在一个雕塑里使用这两种方法,比如1968年的“约翰·列侬装饰画”有着金属镶嵌的、看似铠甲的躯干,还有白色橡木制作的裸露的大腿。

6

  这种动态的组合最早出现在1965年的“向马尔科姆致敬”中,那一年美国北部非裔领导人马尔科姆·艾克斯被暗杀。它像一个图腾,结合了一个嵌有金属的方块;一段轻质原木;一个颜色更深的雕刻;最后是一个圆滑而弯曲的伸向太空的喇叭。这四个部分可以被解读为马尔科姆·艾克斯生活的各个阶段,小罪犯、囚犯和穆斯林皈依者,他是伊斯兰民族的明星,最后成为有远见的领导人,却被无情地杀害。

7

  惠滕的工艺在“Lichnos”(2008)作品中达到一种新的高度,“Lichnos”是一种当地渔民难以捕捉的鱼类,作品表达了对这种鱼的致敬。另外,还有一种与希腊的联系:它唤起了“萨莫色雷斯的胜利之翼”(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

8

  展览中各种不同的展品可以与参观者产生跨文化、跨媒体的对话,传达了艺术家如何在一个多孔、流动的美学空间中茁壮成长的、是如何提炼经验和转变资源的信息。惠滕是来自南方的黑人,对他来说,这些对话尤其丰富、多样且不可避免,它们交织着非裔美国人、非洲人以及现代主义文化和历史这些复杂的背景。 

  惠滕自写的目录年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个充满活力、好奇心旺盛和十分勤奋的人,他的身体似乎很灵巧。在一张照片中,他在一棵大约10英尺高的细长的树上,低着头看着他在树枝上建造的树屋。 

  就像许多自信的人一样,惠滕将自己的生活描述为一系列的顿悟。在塔斯基吉研究所学习医学预科时,他在R.O.T.C。课堂中站起来说,“我在这里做什么?”很快,他就转到巴吞鲁日的南方大学学习艺术。在精神方面,他被梦想和愿望指引,他认为木头是神秘的东西,并被深深吸引,例如1968年他雕刻的“先祖图腾”(Ancestral Totem),有10英尺高,来自一棵高大的北部桦树,一堆摇摇欲坠的头像灵感来自印第安西北部的艺术。在他第一次去克里特岛之前,他梦见了一个声音,声音告诉他带上雕刻工具,并将一棵活树雕刻成一个图腾,他确实这么做了。现在这个图腾仍然放在Agia Galini这个村庄,在惠滕的一位终身挚友的家中。

9

  在南方大学,惠滕帮忙组织了一场民权抗议活动,后来演变成了暴力事件,他说这个活动永远地改变了他。惠滕意识到自己如果待在南方,可能会被杀死,于是去了纽约,因为他的叔叔在纽约当警察。在他加入库珀联盟后,他沉浸在这座城市提供的各种场合中,经常光顾艺术酒吧和爵士俱乐部,见到了Romare Bearden, Norman Lewis和Jacob Lawrence。“我是个分裂的人,我让自己心中的黑人和白人双方进行了对话”,他在纪录片《延伸剧本》(Extended Play)中说道。 

  他精通绘画和非洲艺术,这些他都在书本上学习过,但在纽约他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大都会博物馆、布鲁克林博物馆,以及他的第一个交易商艾伦·斯通的著名画廊。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装置非常宽敞,将惠滕的作品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强调了他作为雕刻家的发展,以及他在克里特岛的好运——那里有黑白色的桑树、野柏树、白胡桃树、橄榄树和樱桃树、塞尔维亚橡木和克里特岛胡桃树。 

  如果惠滕先生在艺术上偶尔走错了一步,那就是大理石的运用,他在后来的作品中使用了巨大的、精加工的白色大理石刀片,颇有些媚俗。在2014年的“阿波罗之剑”(The Apollonian Sword)作品中,剑的刀刃由一大块烧焦的黑桑树支撑着,上面浇着熔化的铅。 

  但是这些失误几乎没有减损在这里进行的非凡的艺术、文化、时间和个人经历的三维空间之旅。 

  展览将持续至12月2日。

来源方圳玻璃钢雕塑厂:http://www.frpds.com/dszx/8676.html
相关推荐产品
玻璃钢售货车外壳
酒店接待玻璃钢前台
玻璃钢牛雕塑
卡通孙悟空玻璃钢雕塑
城市中心标志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