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鹰:用超级平面方式做雕塑可以很中国

1

东鹰谈艺

问:你认为什么是艺术

答:我个人觉得艺术就是艺术家观察和表达世界的方式

问:那什么才是艺术家呢

答:这个问题有趣了,我觉得“艺术家”这个称谓跟齐天大圣一样只是个自封号,至于你是不是真的“美猴王”那得上天上闹一下才知道。

问:你的作品要表达的是什么呢

答:主要是内心对这种东方抽象的观赏石文化也有人叫“审丑”文化的迷恋吧,好像骨子里就带着这种的基因,所以流露出来的都是这种审美倾向。这里边也能显现出我对中华古代文化和宗教艺术的一些浅薄的理解。

对中华传统艺术的迷恋是从小就开始的,经常会去留意村里谁家有老辈留下来的东西,觉得在那个物质和精神双重匮乏的年代这些古物显得异常的吸引我,后来在杂志上看到了毕加索的画才发现所有的艺术对我都有着超凡的魅力,它们所拥有的共通点就是都有着象音乐一般让人陶醉的旋律。

几年前一个朋友对我说过一句话感触很深,他说中国没有雕塑,中国的雕塑只能算超级平面。虽然我认为这种观点有些狭隘,但也存在着一定的道理,历来中国的老百姓对雕塑就不太重视,一直以来都是平面审美占主导,所以在中国一提到艺术品就会想到书画。

中国的雕塑显然是被西方人提及并重视的。但是这句超级平面却激发了我对“片儿山”的另辟蹊径,我认为好的艺术作品应该具备独特的对世界观察角度和表现方式,如果说中国的雕塑是超级平面,是不是也意味着用平面的方式做雕塑也会很中国,这是个有意思的玩法!这一切让我多年来的积累用这些片状物得到了释放,一切的扭转和曲折都用这些非常强烈的超级平面的中国式审美来化解。

现代艺术大多数都是设计出来的,从蒙德里安的格子到考尔德的片片,都不是激情创作的结果,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在设计里都归属于构成。

中国艺术一直以来都倾向平面式审美,我的作品所塑造的这些“形”也是先以平面的方式表达,在纸上绘图和找线,这个过程跟国画创作十分类似,从画稿到成型的过程需要经过反复推敲。“对‘气’的控制是需要基本功的,而基本功恰恰是源自于传统的。

我的作品几乎都是在用原始的工业手段重新诠释中国的传统文人审美,多取材于能够体现东方文明的器物,这或许与我喜好古美术收藏有关。希望作品在不失传统文化气息的同时,融入工业材料和现代观念,使传统不至于陈旧。这种表达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回归,通过当代艺术语境的表达,让观者领略那透过表面毫无拖泥带水的纯粹而折射出的人文情怀。

来源方圳玻璃钢雕塑厂:http://www.frpds.com/dszx/8599.html
相关推荐产品
方形仿木纹玻璃钢花槽
学校玻璃钢孔子雕塑
小区玻璃钢户外花盆
阳台玻璃钢悬挂花盆
影视齐天大圣玻璃钢雕塑